“新”想狮城——戊戌之春新加坡自由行

好时光在路上 2018-12-01 13:43:58

又是一年新春到。2018年的首航,我选择了有着“花园城市”之誉的东南亚岛国——新加坡。

考虑到新加坡的华人多,语言障碍应该不大,所以走的是64晚机票加酒店的自由行。出发之前看了达人们的一些攻略,做了一点功课,制定了比较详细的行程,还是在网上的那家“漫游超人”租好移动WIFI(此前去台湾、欧洲等地,都是在这家租的),万事俱备,签证和机票出来之后,23日夜,立春之际,我们便登上了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酷航(ScootTR135航班,飞向了心想之地——狮城新加坡。正所谓:

“新”想狮城

“加”油出发

“坡”为心动


初识狮城

24,星期日,晴,立春。

今天的主要看点:

牛车水     克拉码头   圣安德烈教堂  

哈芝巷     阿拉伯街   苏丹回教堂   滨海湾花园


头天晚上23:20从咸阳机场起飞,经过5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于凌晨5:10(与北京没有时差)平安落地新加坡的樟宜国际机场。

 在飞机上已填好入境卡,下飞机顺利通关、提取行李之后,去机场地铁口时,却被告知:因在维护,地铁需要延迟至8点才正常运行,我们索性在机场里的一家餐厅先把早餐解决了。

直到8点钟,才又到机场地铁站,购买了一张交通卡(地铁和公交通用),乘坐地铁,再转乘公交,9点多便顺利找到了我们预订的酒店,位于马里士他地区(201 Balestier Road)的曼尔洛品质大酒店(QualityHotel Marlow Singapore)。

到前台向服务员查询到了我们的预订信息,但因为此时客人还未退房,不能马上办理入住,为了不耽误时间,我们打算先去玩,晚上回来再办理入住,于是,去洗手间换上夏天的装束,将行李寄存在酒店的前台,便轻装出酒店,按预定计划,真正开始了我们新加坡第一天的行程。

从银装素裹的北国古城,来到热情似火的热带岛国,行走街头,蓝天白云,海风椰韵,自不待言,最是那满城的绿树,满眼的翠绿,养眼更养心,着实令人陶醉不已,花园城市,名不虚传。你瞧,路过的这家名为“帕克诺雅”(PARKROYAL)的酒店,瞬间我就被它的外观所深深吸引,驻足观赏:既有流线的回环韵律,层层叠叠,又有大量的绿植披挂,迎风起伏。

新加坡并不大,一座海岛、一座城市就是一个国家,或者说一个国家就是一座城市、一座海岛。它位于东南亚马来半岛的南端,北隔柔佛海峡与马来西亚为邻,南隔新加坡海峡与印度尼西亚相望,毗邻马六甲海峡的南口,国土面积是714.3平方公里,其中新加坡本岛的面积是630平方公里(周围还有63个小岛),而西安仅城六区(莲湖、新城、碑林、雁塔、未央、灞桥)的面积就达826平方公里。

首先来到位于牛车水附近的唐城坊,在一家名为“天宇旅游”的门店,把这几天我们打算去到的景区景点门票全部买到,这里有特价套票,据说与在淘宝上的折扣价一样,购买比较合算。

我们共购买了以下套票:

1、圣淘沙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滨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两个温室:82新币人(约合人民币410元),原价104新币人;

2、圣淘沙海洋馆(S.E.A Aquarium+日间动物园(Singapore Zoo):50新币人(约合人民币250元),原价72新币人;

3、滨海湾花园空中步道(OCBC Skyway):6新币人(约合人民币30元);

拿到票后,逛的第一个地方便是新加坡的唐人街牛车水(chinatown),中文的街名、中文的牌匾,“金玉满堂”、“福星高照”等中文的跨街标语牌,一切都仿佛似曾相识,好像是在国内某座城市的某个闹市商业街,“老四川”、“老成都”的牌子更是让人感觉格外亲切。道路两旁商铺林立,鳞次栉比,路中的步行道上游人如织,熙来攘往。据说,因为原本这里的居民都是以牛车拉水来清扫,所以叫牛车水。

    在美食街口的“南洋老咖啡”,来了杯浓郁芳香的咖啡,发现这里的不少商家都接受支付宝或者微信结算,同在国内购物一样,非常方便,所以大可不必担心此前兑换的新币不够用(后来的几天时间,还看到了共享单车,并尝试用手机扫码真打开了锁子,索性就骑了一小段,不禁感慨:中国的新四大发明真厉害!)。

在牛车水的心脏地带桥南路上,一座艳丽的奇特建筑吸引了我,原来这是新加坡最古老的印度教寺庙,叫马里安曼兴都庙,建于1827年,仰望高耸的塔身上,能看到四面都有各种神灵和圣兽的彩色雕像,虽然不知其为何方圣神,但能感觉到它们的栩栩如生,这种形式的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穿过佛牙寺,我们一路徒步来到新加坡河边的克拉码头,大桥的另一头一幢不算太高但体量较大具有浓厚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便是旧禧街警察局(Old Hill Street Police Station),1934年建成之初确为警察局和收容所所在地,如今已是新加坡新闻及艺术部大厦。

从码头的一座大桥下穿过,沿新加坡河往滨海湾方向走去,只见对岸是大楼林立,高耸入云,有好几座造型不一的大桥连接河的两岸,而我这一侧的大片地带则是青草茵茵,绿树成荫,其间有不少很有特色的白色建筑,如旧国会大厦的艺术之家、维多利亚剧院及音乐会堂,等等。

继续朝前走,在河滨看到矗立着一尊白色的人物雕像,原来这里就是莱佛士登陆点。新加坡开埠者、出生于加勒比海牙买加的英国殖民时期的政治家莱佛士(Sir Thomas Stamford Bingley Raffles,FRS),当年(1819129)便是从这里登陆新加坡本岛的。正是这位莱佛士爵士,后来逐渐让新加坡从一个落后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亚洲第一个自由贸易港、世界上极为重要的国际商港之一,才有了今日之新加坡,因此,新加坡人都把莱佛士看作是他们的国父,许多建筑、机构、医院、酒店、学校和街道,都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

而在亚洲文明博物馆草坪前,紧邻桥头的河岸,我们还欣喜地看到了我们国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小平同志的塑像。

经过政府大厦前的大草坪、国家美术馆,左拐来到的是位于哥里门街的圣安德烈教堂(St Andrew’s Cathedral )。这是一座洁白的哥特式教堂,高高的塔楼,尖顶直插蓝天。据介绍,教堂1837年建成,1942年日本占领新加坡前,这里还曾被改建为救死扶伤的紧急医院,现在已是新加坡地区最有影响的教堂之一。

中午去百胜楼下吃的海南鸡饭,午餐之后接着去了哈芝巷、阿拉伯街、苏丹回教堂。

哈芝巷(Haji Lane)与阿拉伯街平行相邻,街道很窄,曾经是一条普普通通、空空荡荡的街巷,两旁有一些战前遗留下来的房屋,后来是由于大批本土的设计师和年轻创业者的进驻,才使得这条旧巷重获新生,如今这里有很多颇具个性的时尚店面,不过我倒觉得,真正吸引游客们流连驻足的,是这些店主费尽心思的各种五彩缤纷的装饰、涂鸦和墙绘,算是文艺小清新的聚集地,来这里走走看看,到咖啡馆喝杯咖啡,或者随便找个酒吧坐坐,感觉还是很不错的,街道非常干净清洁,只是每家店铺门前矗立的大大的垃圾桶,觉得有些煞风景,有碍观瞻。

位于马斯喀特街与桥北路上的苏丹回教堂(Masjid Sultan),是新加坡最壮观的回教堂,最重要的清真寺,建于1928年。回教堂拥有两座金黄的大圆顶,还有4个对称的宣礼塔,以及许多小亭和小塔,大祈祷堂内可同时容纳5000多教徒进行礼拜。

离开苏丹回教堂,我们坐地铁来到海湾舫地铁站,地铁站的一个出口就在金沙酒店的底楼,而金沙酒店的外面就是滨海湾花园了,这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站。

滨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是由东花园、南花园和中花园三个风格各异的水岸花园连接而成的,其中最具特色的应该是南花园里的两个巨大的半球形温室,一个叫花穹(flower Dome),另一个叫云雾林(cloudforest),还有就是那18棵超级大树(又叫擎天大树)(SupertreeGrove)。滨海花园是免费参观,但这两个温室是需要门票的(28新币)。

“花穹”里有各种各样的热带花卉、色叶植物,琳琅满目,姹紫嫣红,争奇斗艳,“云雾林”就像个植物迷宫,盘旋而下的步道,设计巧妙,还有全球最大最高的室内瀑布。


从两个温室出来,天色已暗,尽管已非常疲劳,我们还是坚持观看了超级大树的彩灯音乐表演,才离开滨海花园,回到酒店已是夜里10点多。

今天第一天,初来乍到,顾不上休息,可谓马不停蹄而又紧锣密鼓,行程丰富而又紧凑,走了不少路,转了不少地方,初识狮城,除了城市的干净漂亮、环境的优美宜人外,还有其它一些新奇的方面,也给我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如,新加坡的地铁站大多很大,通道很多,而且都没有安检设施,乘坐地铁不需要安检,他们的地铁及轻轨基本分为东西线(EW)、南北线(NS)、东北线(NE)、环线(CC)、滨海市区线(DT)和武吉班让轻轨BP线(Bukit Panjang LRT)、盛港轻轨SE线(Sengkang LRT),但都不是很规整,蛛网般密集交错,以至有时同一站内会有不同的线路,驶往不同的方向,停车站点不同,是不是你所要乘坐的线路,一定要注意观看站台上的屏幕显示。

再如,与国内大多数城市的公交不同,新加坡的公交车是不报站的,车内每个扶手上都有一个“Stop”按钮,要下车可提前按一下这个钮。乘坐公交需要刷两次卡,从前门上车是刷一次,下车时在后门处再刷一次扣钱,因为今天刚到,习惯了国内的做法,下车时忘了再次刷卡,结果是再次乘坐公交时,系统便按上次乘坐线路的最远端计价扣钱。

最为人性化的是,我发现新加坡的公交车车门处是没有台阶的,公交站台的地面与公交车门是齐平的,类似于现在高铁车站的设计,很方便乘客的上下,尤其是一些老年乘客、携带行李的乘客,如遇残疾朋友坐轮椅独自乘车,公交司机都会主动下车,打开中门的翻板,连接地面,然后帮助将轮椅推上车,在车内的中间位置,专门有一处空间是供残疾朋友的轮椅享用的,残疾朋友到站时,司机师傅不厌其烦再次先下车,打开中门处的翻板,然后帮助将他推下车,亲眼目睹的这一幕的确让我心生暖意和敬意,在心里默默为这位司机师傅点一个大大的赞,说实在的,在国内乘坐公交几十年了,我还从未见过有残疾朋友坐轮椅能独自乘坐公交的。

还有就是新加坡的多元文化。新加坡人主要是由一百多年来从亚洲、欧洲等地区迁移而来的移民及其后裔组成的,其中,华人占了绝大多数,约75%,其次为马来人、印度人和欧亚人,他们信奉着道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各自不同的宗教,彼此包容,和谐共处,正是这种兼容并蓄的文化特色为新加坡增添了无限的魅力,所以,在新加坡驻足不同的文化街区,都可感受到不同的民族文化,今天去的唐人街牛车水、马里安曼兴都庙、圣安德烈教堂、哈芝巷、阿拉伯街、苏丹回教堂,还有打算要去的“小印度”等等这些地方,就是这种多元文化的具体体现。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