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图尔贝兰杰套房酒店:卢瓦尔河畔的法兰西古堡之旅

薇拉上床以后 2018-12-03 10:50:30

推荐理由:

圣玛丽.埃格利斯完成了二战追忆之旅,我们即将在卢瓦尔河畔领略法兰西的精致与奢华。

这一段行程中,最喜欢图尔(Tours)贝兰杰套房酒店(Suites Beranger),交通便利之处的一幢老建筑,内部装修却非常现代。

虽然女主人略显冷傲(曾经有一对台湾夫妇,因为没有提前告知带小孩儿,直接被赶出酒店。虽然住客的做法欠妥,但可见女主人的强势),酒店的专业度舒适度依然很赞。

不超过150欧的价格,物有所值。所以我仍然推荐这家酒店。

毕竟,在一段旅行中,我们更需要专业的服务,而不是走亲访友式的粗糙的热情。

卢瓦尔河畔的古堡之旅

离开圣玛丽.埃格利斯,经过二战纪念地卡朗唐、有着11世纪修道院的圣米歇尔山,午间时分,到达法国一座以历史文化而闻名的城市--昂热

昂   热

昂热堡高耸的城楼和厚重的城墙颇俱视觉冲击力

昂热堡建于中世纪的1230年,也就是中国南宋中后期。这是一座典型的防御型城堡,周围有巨大的壕沟,背临卢瓦尔河,据说从未被攻破过。

走近城堡,眼前这七百多年前的老古董建造工艺如此之高,让人倍感震惊。

城堡内的花园也是古典范实足,与中式花园比较而言,难免过于匠气。

城堡后的卢瓦尔河是法国境内最长的河流,沿河两岸,有数不清的古堡,整个法兰西厚重而精致的历史人文可见一斑。

离开昂热,沿卢瓦尔河谷继续西行,

卢瓦尔河畔的索米尔城堡,因为着急要赶到图尔,只能在远处欣赏一下外观:

图  尔

图尔(Tours)是卢瓦尔河谷地区的重要城市,旅行者通常以该市为中心,出发沿河畔游览各个古堡,在这里停留2—3晚再合适不过。

我们一路狂奔,因为对女主人的苛刻早有耳闻,所以不敢怠慢。

终于提前10分钟到达图尔的贝兰杰套房酒店(Suites Beranger),又是一栋老建筑,我喜欢的范儿。

没想到,女主人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再晚两分钟,我就把门关了!

我当时看了表,即使晚两分钟,也没到Check-in的最后时限,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虽然对于她的冷傲,在网上早有各种风评,此时心里还是有点儿小郁闷。

还好,酒店本身让人很惊喜。

造型古典的图尔火车站

酒店位于进入图尔的主干道旁边,接近市中心的位置,步行可到火车站,交通非常便利。

虽然披着古老的外衣,但里面的装潢却非常现代:抽象画、抽象的摆设,混搭得恰到好处。

酒店的房间,依然保留了黄铜钥匙,现代中有这种古朴的细节点缀。

我们住的房间有两个瓷娃娃,陶瓷的中国娃娃,胖乎乎,穿着对襟小褂子和红棉袄。

可能店主觉得我们是中国人,故意安排在这间房,比较有亲切感,由此可见她的专业程度。

房间里,床很柔软,床品齐备,有星级酒店的范儿。

到处都是纤尘不染的感觉,非常整洁。

卫生间里的备品是欧舒丹,还配有爱马仕香皂,装在一个墨绿色小盒子里,散发着淡淡的木香调。

我告诉老板,自己很喜欢这里的香皂和古龙水,但在爱马仕专卖店没有看到,不知道在哪里可以买到。

对方不慌不忙的把我带到楼下一个小会客室,打开一个储藏柜,里面满满的全是爱马仕香皂和香水。

还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中国客人很喜欢。

她随时知道你需要什么,一切都有准备!

早餐厅是沿街的,透过古老的狭窄的窗棂,可以看到街景,灰色的厨房与之相连。

灰色的橱柜、大理石的操作台,一切都很干净整洁现代,但难逃一股冰冷之气

这就像我们第二天早上,老板娘借雨伞时的眼神。

当时天快下雨了,我们吃完早餐准备出发去昂布瓦兹堡,老板娘走过来,轻声问:你们要不要雨伞?

一时间,我还觉得她很体贴,连忙接过雨伞,道谢。

她脸上挂着周到的笑容,眼神里却没有一点笑意,依然温和的说了一句:那你们要记得还哟!

那天的早餐面包是无限量取用,然而很单调,没有肉食,有牛奶、麦片、咖啡,全麦面包及可颂,一切都稀疏平常。

入住的当晚,安顿妥当,我们按图索骥来到图尔市中心最热闹的步行街,找到一家中餐馆,惊奇的发现:图尔人热衷于夜生活!

很多法国城镇入夜就冷清了,而这里,还有夜市,跟很多中国城市无二,真是最大的惊喜。

我们终于享受了一顿地道的中餐,然后心满意足的回酒店,准备第二天的行程。

昂布瓦兹堡

卢瓦尔河谷两岸散布着上千座古堡,被授予世界文化遗产的达数十座,该区域有欧洲“皇室乐土”之称。

第二天,我们到达的第一座古堡--昂布瓦兹--就是一座皇家城堡。

昂布瓦兹堡建于文艺复兴时期,是卢瓦尔河谷最负盛名的皇家城堡之一。法王弗郎索瓦一世出生于此并长大成人。

城堡建于山梁之上,抬头一望,一派俯视四野的皇家气象,作为皇室首先要在心理上对其臣民占据优势。

城建上四下打望,卢瓦尔河水在脚下缓缓流过,小镇古朴而安祥,看不到一丝半点与其风格冲突的现代建筑,也许几十年后,当我有机会再次站在这里,眼前的风景依然。

城堡的主体建材呈直角布置,哥特式和文艺复兴式风格杂揉其间。

室内的家具、摆设、挂画完全保持着城堡鼎盛时期的原始状态。

当然光鲜的外表下也隐藏着血腥的历史,传说有一千多名新教徒在城堡中被杀害,法王亨利三世在此也摆了一场“鸿门宴”暗杀了红衣教主吉斯兄弟二人!

达.芬奇墓

大名鼎鼎的弗郎索瓦一世不惜以国王之身恳请达.芬奇来到昂布瓦兹,并送他一座大庄园,达.芬奇在此地渡过生命中最后的三年时光。

城堡下是一条小商业街,据说,达.芬奇当年就经常存这些餐馆吃饭。

时值午间,正好在此来个地道的法式乡村午餐,感受一下当年达.芬奇的生活。

虽然午餐一般,但当地的糖果做得异常精美

舍农索堡

舍农索堡横跨卢瓦尔河支流谢尔河两岸,是卢瓦尔河谷城堡群中最精致典雅、最富浪漫气息、最具女人味的城堡。

城堡先后有五位女主人,几乎都跟昂布瓦兹长大的弗郎索瓦一世有关。

第一位是他的大巨夫人,第二位是他的情妇,第三位是他儿子亨利二世的情妇戴安娜,颇具传奇色彩的是戴安娜居然比亨利大19岁、这么大的年龄差距还能让国王神魂颠倒,可见其魅力!第四位是亨利二世的王妃凯瑟琳,享利二世死于一场决斗之后、她把戴安娜赶出了城堡……

由于众多女人当家作主,其房间内的布置、色彩、气氛弥漫着浓郁的女人味和生活气息。

城堡内功能强大的厨房完整地保留至今

跨河廊桥本是城堡主人宴请宾客、玩Party的地方,一战时城堡拥有者将其改造成一所临时医院。

据说养病的伤兵们闲得无聊时,就在廊桥窗户上钓鱼。

二战时,谢尔河曾经是德军和盟军分界河,当地抵抗组织人员经常通过廊桥传递情报或输送人员。

城堡外森林是庄园领地,两个巨大的欧陆几何花园一个叫戴安娜花园、一个叫凯瑟琳花园

在有契约传统的欧洲,凯瑟琳王妃想把情妇戴安赶出城堡也绝非易事。不得已,她只能先在卢瓦尔河畔修建好一座城堡--肖蒙堡,让情敌有了去处,才能顺理成章要求她离开。

因为时间原因,我们也只能远远的看了一眼肖蒙堡

雪瓦尼堡

结束舍农索堡,前往今天的最后一站——雪瓦尼堡

跟前面两座皇室城堡不同,它是一座贵族城堡,已经传承近四百年。

目前,其后裔们仍然往在城堡的三楼

据称,雪瓦尼堡的家具是卢瓦尔河谷城堡群中最为华丽的,这儿是最经典的法式家具展示地,也是前几年闹得纷纷扬扬所谓“达.芬奇”家具的原产地。

二战中包括油画“蒙娜丽莎”等众多艺术瑰宝来此城堡躲避战火。

另外,据说《丁丁历险记》中船长居住的地方就是以此城堡为构思原型。

城堡领地面积惊人,据称有三万亩之多。

如今仍由维布雷候爵家族后代打理,光是负责园林的工人就有好几十人。

每年3至9月、每周狩猎三次的贵族生活方式仍然保留

 庄园内狗舍饲养着上百条三色猎犬,一些爱好打猎的欧洲贵族和世界级企业CEO经常是这座城堡的座上宾。

进大门,首先入目的就是城堡祖上的兵器甲胄,贵族骑士的传承彰显出其血液里的历史与骄傲。能追溯到近400年的家族遗物,多少人物在它面前也只能望而兴叹!

专为接待国王、王后的寝室保留至今。

那时候的人都是坐着睡觉的,他们害怕躺下后睡着了被自己的舌头塞住喉咙而窒息。所以这张床才如此短小。

城堡说明册上介绍这两幅画是提香原作

有后代居住的城堡展品里也充满了生活的情调,小到婴儿摇床,大到结婚礼服……

这些照片就是目前生活在城堡中的贵族后代们的现实写照。

在流连忘返中离开雪瓦尼堡、也算是结束卢瓦尔河畔的古堡之旅

渊源流长、历史厚重的卢瓦尔河,承载着多少故事?此次的遗珠:香博堡、肖蒙堡、希农堡、维郎德里堡……它们静静的伫立在河畔。

夕阳映红了天空,不知道下一站南锡会是什么样子?

我回想起在酒店餐厅跟女主人聊天的情形。

她问我们下一站去哪里?

我说:南锡。

她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周到而没有笑意的笑容:哦,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啊,祝你们旅途愉快!

本文资料、图片来源:红牛

关注我,你的眼睛不会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