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对我们的唤醒——追念R.C.史普罗牧师

今日佳音 2018-12-04 08:52:13

点击蓝字

订阅佳音

今日

佳音

“当他们把我冰冷、没有了生命的指头从我的圣经上用力掰开,那就是我退休的时候。”

——R.C. 史普罗


作为基督徒来说,真实的活着非常重要。神学家史普罗就是这样一位美好的见证人,忠心于上帝,爱慕真理,对信仰不含糊不妥协,同时又愿意真实的分享自己的软弱和破碎,与众信徒一道同走天路。


当代著名的神学家、神的仆人R.C. 史普罗于2017年12月14日安息主怀,追思礼拜于当地时间12月20日14:00-15:00在斯坦福的圣安德烈教堂举行。在此,我们特登出15 年前他的一个访谈,帮助我们认识史普罗的一生;同时大卫弟兄分享我们可以从神的仆人身上学到的3个方面。



访谈部分


你当初是怎么信主的?


我因为橄榄球奖学金的缘故而上了一所教会大学,但我其实对教会本身并不感兴趣。 开学第一周的新生指导会一结束,我和室友两个人就决定去镇上的酒吧转转。我们到了停车场,我才发现身上没烟了。于是我回到宿舍,走到香烟自动售卖机前。我仍记得一包Luckys的售价是25美分。我拿了Luckys,转过身,看见橄榄球队的队长坐在一张桌子前。他招呼我和室友,邀请我们过去聊天。我们就去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人讲述基督的真实。


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而我恰恰被吸引了,在那里坐了两三个小时,听他讲。他没有用传福音惯用的说词,他只是不停地跟我讲上帝话语的智慧。他引用传道书11:3说:“树若向南倒,或向北倒,树倒在何处,就存在何处”。 我真的觉得我可能是教会历史上唯一一个因为这节经文信主的人。上帝就是用这节经文打动了我。那时我看自己就是一块烂在林子里的木头,无路可走。


聊天结束,我回到宿舍,没开灯,独自一个人跪在地上,呼求上帝的饶恕。



是什么促使你走上艰涩严谨的学术道路?


老实讲,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直到高中,我都讨厌上学。其实,上大学是我最不想做的一件事。但由于这是一所教会学校,所以我不得不在第一学期选修旧约导论的课程,紧接着,第二学期就是新约导论。我告诉你,我真是如饥似渴地读圣经,整天都在读。第一学期结束时,我的体育课得了A,因为我是拿着体育奖学金入学的,还有就是圣经课得了A,其他所有科目都是D。


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生命差不多经历了第二次的翻转。说来奇怪。我当时有一门哲学导论的必修课。第一个作业是关于大卫·休谟(David Hume)。我认为这毫无意义,并且感到很无聊。于是,我坐在教室的后面,埋着头,在笔记本电脑上听葛培理(Billy Graham)的讲道。当教授在台上滔滔不绝的时候,我却在葛培理牧师的讲道中得造就。


然后有一天,教授开始讲奥古斯丁(Augustine)的创造观。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坐在那儿听着,那种体验几乎和我当初信主时一样强烈,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神的属性。我于是下楼,把我的专业改为哲学,以便能更深地认识上帝。


大学毕业后,我去神学院读了三年,随后去了阿姆斯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Amsterdam)攻读博士学位。



读圣经与拉小提琴


我对天堂的梦想之一就是要学习如何拉小提琴。几年前,我们开办了现在的教会。我们有一个弦乐四重奏,非常的美。我一直在听小提琴曲。于是我说,还等什么呢? 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学?


我的老师是一位来自俄罗斯的世界级演奏家。她曾和俄罗斯最好的小提琴老师一起接受训练,所以她试图把她所经历的俄罗斯式的严格要求同样应用在我身上。所以,当我拉错了的时候,她就会打我的手说:“不对,不对,不对”。我从这个女人那里学到的俄语比如何拉小提琴还多,但我完全乐在其中。有机会的时候,我一天会练上三个小时。我就是喜欢,尽管很难。我经常拉破音。但你知道吗?一旦拉对了,那声音是如此的美,一切就都值了。


这是一门学科,我们要做学徒。数以百万的人开始上钢琴课。他们起初用一只手指弹奏一个音符,然后用两只手指,再后用两双手。当进入不同的停滞期,总有些人会选择放弃。


人们学习《圣经》也是如此。我会经常问人是否读过整本《圣经》?不只是刚信主的人,我说的是信主已经二三十年的基督徒。而他们之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说他们读过整本《圣经》。


几乎人们都读过《创世纪》,因为它是叙事性的。人们开始读《圣经》的时候都是希望可以读完,但当《利未记》讲到洁净的条例等律法规定,这一切与他们的生活相去甚远,令他们困惑、茫然,没了读下去的兴致,于是他们就不读了。


在学小提琴这件事上,如果你不能自学,那就必须接受他人的训练。我每个星期都得见我的老师,要忍受她打我的手说:“不对,不对,不对”,因为如果我不这样做,就不会有长进。对于刚开始学习圣经的人来说,也是一样。如果你自学有困难,那么可以加入查经小组。



史普罗的一生对我们的提醒


01

不忘记起初的蒙召

我们如何因上帝的恩典成为现在的我们?这是我们常常需要感恩的事,也是我们常常需要提醒自己的事,同时也是我们向那些慕道友分享福音的机会。史普罗也在很多机会分享自己的见证,就在今年一个视频采访中他不仅又一次讲到自己在60年前的得救见证,并且又一次真诚地向能看到视频的人发出福音的邀请,渴望看到听到的人,能与他一起来认识这位施怜悯、赐平安的上帝,得到属天的祝福与平安。这是史普罗对每一个基督徒的提醒。


02

信仰认真不含糊

史普罗得救两周之内,完整地通读了圣经一遍,并且深深地爱上了圣经。1961年,他到匹斯堡神学院进修。当时这所神学院是一所偏神学自由化的学校,对神迹与启示的坚守不太坚定,而学校有一位教授格斯特纳(John Gerstner (1914–1996) )是一位保守的加尔文主义者。起初史普罗因为格斯塔纳太保守而常常挑战他,并且史普罗也强烈地反对改革宗神学。他说:


“我经常在课堂上挑战格斯塔纳,把自己变得像找茬的人一样。我一直抵挡他的教训一年之后,但是我最后却放弃了,这其实是非常痛苦的过程。那是在我一个教会中实习牧会的时候,我写了一个字条在我自己总能看见的写字台上:上帝对你的要求是相信、宣讲并教导圣经说的真理,并非你想要圣经说的真理。这个字条让我一直为难。我最后的转折点在我们神学院最后一年,我选了一门三个学分研究爱德华兹的课。在格斯特纳指导下,我们花了整个学期都在研读爱德华兹的名著《意志的自由( The Freedom of the Will)》。这个那个学期我也选了《罗马书》的希腊文解经课,而且就我一个学生面对着希腊文的教授。我觉得自己没办法再躲开了。格斯塔纳、爱德华兹、那个希腊文教授,最重要的是使徒保罗,他们组成了一支强大队伍,让我无法接招。”


从那以后,史普罗从一个坚信偏自由派神学的人,变成了一个坚定地支持改革宗神学的人。当然,改革宗并不等同于唯一正确的信仰,但是我们在这件事上看到史普罗是一个认认真真爱慕真理、仔仔细细查考圣经、一丝一毫对信仰不含糊、不妥协的榜样。这是他对我们一个好的提醒。



03

在神、在人面前诚实不虚伪

当我翻看媒体对他的纪念的时候,他承认自己对死亡的有些恐惧的一段话让我觉得非常真实,他坦诚说:


 “我最近听到一个年轻的基督徒说:“我不害怕死去。”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对自己说:要是我也能这样说就好了。其实,我并不害怕死亡本身,因为我相信死亡对基督徒来说是经过一个荣耀的国度进入天家,我并不怕进入天家。但是这个过程让我有点害怕。我不知道我会以什么方式死去。或许我死前会经历痛苦,其实是这个过程让我害怕。我知道这并不应该让我害怕。生活中,有很多我本不应该害怕的事情,他们有时也让我害怕。圣经说爱里没有惧怕,但是我的爱并不完美,因此我还有些惧怕。”



作为基督徒来说,真实的活着非常重要。我们已经认识了上帝的真理,有了新的价值观,但同时我们并不应该让自己表现地超过自己所是的。换句简单的话说,我们应该对自己的软弱和破碎真实,不虚伪,这样才能真实地经历福音的大能。当然,史普罗也是一位牧者,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牧者的提醒:一方面,如果牧者不能在上帝面前真实地宣讲福音,并且坦诚自己与弟兄姐妹同样在属灵道路上有挣扎与随时渴慕恩典的福音,那容易给信徒一个不切实际的完美目标,对信徒属灵生命没有益处;另一方面,如果牧者不能在上帝与弟兄姐妹面前真实地活着,那也就不可能持续且健康地牧养教会。





史普罗金句节选

只有两种死法,我们可以存着信心死,或者我们可以在罪中死。

 

我们是安全的,不是因为我们紧紧抓住耶稣,而是耶稣紧紧抓住我们。

 

认识到上帝认识我的一切,却仍然爱我,这确实是我终极的安慰。


 上帝说话,这就了结了争论。

 

一位全然是爱,全然是恩典,全然是怜悯,没有主权,没有公义,没有圣洁,没有忿怒的上帝,只不过是偶像而已。

  

当上帝的话语中有一些事情是我不喜欢的,问题不在上帝的话语,而在于我。

 

当他们把我冰冷、没有了生命的指头从我圣经上用力掰开,那就是我退休的时候。

 

不管我在别人手中遭受多大的不公义对待,我却从未在上帝手中遭遇过丝毫不公义对待。

 

人与上帝相争,没有平局,没有裁判不完全划一的判决。当我们与全能的上帝摔跤,我们就输了。祂是在这宇宙未曾遭遇挫败的冠军。


结语

当你浏览史普罗在教育、神学、牧会等方面的事迹,看到他各种作品中流露出对信仰的热诚,其实你会有因他在地上的忠心劳苦而得到各种鼓励、提醒和安慰。他是云彩般环绕我们的见证人中的一位,也是用自己所得的才能和资源忠心又良善地侍奉主的一位同路人。因此,我们为史普罗的事工而感恩,也为上帝给我们这样一位前辈、榜样和领袖而感恩。愿史普罗牧师美好的见证鼓励我们这些仍在地上见证主荣耀的人!



作者简介

大卫弟兄,自幼信主。曾在海滨城市青岛全职服侍四年。目前就读加尔文神学院,攻读神学研究硕士。


访谈来源:《今日基督教》

文字补充:大卫

 翻译:Snow

特此致谢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今日佳音编辑整理 | 转载需注明出处


点击“阅读原文”

关注浏览佳音往期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