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新加坡游记(3):新加坡国立大学......

王荣律师 2019-01-08 06:46:46



到新加坡第三天,又是一个很好的天气。

昨天没有带儿子去游泳,今天一起床他又提出来要去游泳了。经过友好协商,我们决定上午去参观新加坡国立大学,下午再去游泳。

 

新加坡的地铁

酒店前台服务员告诉我们乘地铁前往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路线和站点,从酒店附近的政府大厦(City Hall)站出发,中途需要在波那维斯塔站(Buona Vista)换乘一次,再乘环线到肯特岗站(Kent Ridge),新加坡国立大学就位于肯特岗附近。


新加坡地铁叫“大众捷运系统”(MRT),是目前世界上最为发达、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之一,覆盖了新加坡主要的旅游景点、商业中心、住宅区和学校,是新加坡市民最重要的出行方式。我们刚到新加坡的时候就购买了易通卡”(ez-link card),每人一张卡,10元新币(其中5元为工本费),可以充值,余额可以退回。使用易通卡乘坐地铁,免去了每次购票的麻烦,而且比现场购票便宜很多。对自由行的旅客而言,既方便又省钱。


新加坡的地铁线路按方向命名并用不同的颜色表示,一共5条路线,东西线(绿线)、南北线(红线)、东北线(紫线)、环线(橘黄)、滨海市区线(蓝线),各线路互相联通,可自由换乘。车站内的液晶指示牌,也用相应的颜色指示方向。但是由于指示牌都是英文的,我们每次进站后都要在站内的中英文对照表上找到中文站名,然后才知道按照指示方向乘车。刚开始是不太方便,但熟悉了以后,只要记住站名及其颜色,就很容易知道如何乘坐了。

 

新加坡的地铁并不全在地下,我们去国立大学的路上,地铁有时在地下穿行,有时在地面和高架上飞驰,乘客可以顺便欣赏到蓝天白云和新加坡园林般的城市风光。


新加坡地铁公司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地铁公司,但由于新加坡地铁投入使用年限较久远,最早的已使用30年,故障频发,广受诟病。这几年,中国的地铁和高铁飞速发展,技术成熟。相比之下,在中国乘坐的舒适性,已经超过新加坡。不过,新加坡地铁的文明程度值得我们学习,很少出现拥挤现象,一旦人多,大家会自觉等下一趟,避免拥挤产生身体接触。新加坡有一项奇怪的法律规定,在地铁上不准吃东西,也不能喝水。否则,可能被罚款,地铁上安装有监控。



在新加坡乘坐地铁,你能真正的感受到新加坡国际化程度之高。在地铁上你可以看到各种肤色、各种装扮的人,有黄色亚洲人、黑色非洲人、白色欧美人,也有包着头巾的穆斯林妇女,还有穿纱笼的印度妇女……这里反而很少能看到中国游客,中国游客大多是跟团游,集中在主要景区。


“左立右行”的电梯礼仪,已经深植在新加坡的每一个人心中。出入在地铁站或者中途换乘地铁,亦或是在商场、机场,都有自动扶梯运送乘客。人们都会自觉的“左立右行”,扶梯的左侧站人,右侧空出来,供那些赶路的人行走。几乎每一次乘坐自动扶梯,我们都能看到自动扶梯上左侧的乘客是站立不动的,而右侧则是行色匆匆的赶路人。发现这一规律后,我们也入乡随俗,乘坐自动扶梯时,也自觉的站在左侧,把右侧让出来给那些赶路的人。


新加坡国立大学

新加坡是一个自然资源极其匮乏的国家,甚至部分自来水都要靠从马来西亚进口,修建樟宜机场的时填海所需的沙石也是从印尼进口的。但是,新加坡的全球竞争力排名却一直居世界前列,世界经济论坛公布的《2017-2018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其全球竞争力排名仅次于瑞士、美国,居世界第三。这与新加坡重视教育、重视人才不无关系。


新加坡拥有世界公认、完善的教育制度。新加坡自1819年开始成为英国殖民地,直到1962年完全脱离英联邦,二战期间曾被日本占领三年。长期以来,新加坡的教育制度深受西方教育制度影响,同时新加坡拥有75%的华人,儒家思想和中国文化传统根深蒂固。所以,新加坡吸收了中西方文化的精华,完美的融合了中西文化。新加坡1965年独立后,也实行了一系列的教育改革,推行精英教育,重视素质教育,在小学阶段就开始分流,采取各种措施,让品学兼优的学生获得最好的教育。

目前新加坡拥有四所大学,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南洋理工大学(NTU)、新加坡管理大学(SMU)、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SUTD),还有五所理工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属于综合性的大学,是世界顶级的高等学府。2017年的QS世界大学排名新加坡国立大学世界排名第12位、南洋理工大学排13位(清华大学排名第24位、北京大学排名34位)我们前天偶遇的新加坡管理大学作为财经类专业院校,在亚洲也是屈指可数的。而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则是一所2012年才成立的新大学。据说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中国浙江大学合作办学,主要专业方向为建筑设计、工程应用以及商业科技资讯等。


这次我们利用来新加坡的机会,带着儿子一起参观一下新加坡国立大学,感受一下这里的学习氛围,也算圆自己一个走进世界顶级学府的梦。新加坡国立大学(NUS)已有110多年的历史,拥有极高的学术声誉和国际影响力,有将近4万的在校学生,其著名校友包括李光耀、吴作栋、陈庆炎(新加坡前总统)等,是新加坡公认最好的大学,长期以来排名亚洲第一。


抵达肯特岗岗后,很多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也在这里下车,我们跟着他们出了地铁站。新加坡国立大学同样没有围墙和大门,新加坡倡导“人才不设墙”、“观念不设墙”、“思想不设墙”、“思维不设墙”、“知识不设墙”的“无墙文化”,体现的是新加坡创新进取和开放包容的精神。



校园很大,我们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走,便问了一个旁边的一个学生,她说每个学院都有免费巴士穿行,任何人都可以坐。她问我们去哪个学院,我们说随便参观的。她就告诉我们可以坐“第1路”车,大部分也都坐这一路,她也是。在等车的时候,跟她简单的聊了一下,他们现在还没放假,实际上才开学一个多月,他们是每年11月和5月才放假。我问她学什么专业,她说还是大一,没有分专业。她是新加坡人,本国学生每年学费8000元新币,外国学生多少学费她不知道。我问她这学校怎么样,她很肯定而自傲地说很好!一年学费8000元新币(约人民币4万元),大概只相当于新加坡一个普通员工两个月的工资收入。新加坡政府对于大学生有很多补贴措施,而且大部分学生都能获得。

 

很快公交车来了,原来是D1”路公交车。大家都自觉排队,先下后上,人虽然很多,但没有拥挤的情况。我们并不知道在哪里下,坐了几站后,在一个看起来风景很不错的站下了。这里是一些起起伏伏的小山坡,绿树成荫,山坡上建了一排排的漂亮的房屋,感觉像学生宿舍。站台旁边是一栋造型怪异、前卫的大楼,从侧面看,它像一块浑然天成的岩石从正面看,又像是从巨大木盒中露出一角的岩洞,层层叠叠的赭红色砂石洞口覆盖着很多植物。走到大楼前,才知道这里是李光前历史自然博物馆,主要展示动植物标本。运气非常不好,门口挂着一块牌子,每周一关闭,不对外开放。


临近中午,我们想找学校食堂,看看有没有饭吃?一个会说中文的学生告诉我们可以步行一站,就是大学城,那里有食堂。我们走过一座弧形的天桥,几分钟就达到了大学城(University Town)。这里非常热闹,很多学生在做活动、发宣传单、有的在跑步机跑步,应该是在比赛。旁边就是学生食堂,正直午饭时间,我们决定在学校食堂吃午饭。食堂里的食物琳琅满目,有西餐、中餐、印度餐、印尼餐,任你选择,面食、炒饭、咖喱饭,海南鸡饭,一应俱全。这里的价格明显也比外面的便宜很多。


吃完午饭,我们从食堂出来,是一个大厅。大厅里摆放着很多建筑模型,展示各种建筑的内部结构,非常精致而新奇,儿子好奇的一个个仔细观察。新加坡的建筑设计水平非常高,很多建筑专业人士或者对建筑感兴趣的人,专门来新加坡参观各式各样的建筑。




看完这些建筑模型,大厅中央的旋转楼梯又把儿子吸引了上去。沿着螺旋式的楼梯一直上走,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大厅中间是一些吧台,靠墙的则是一些柜台式的桌子,很多学生在这里看书、学习,而大厅的四周是一些教室。


每间教室门的中间装有一长条形的透明玻璃,透过玻璃可以看到教室的情况。门的隔音效果很好,完全听不到教室里的声音。有的教室六七个人,围坐起来热烈的讨论着,有的教室里有一二十个,在认真的听课。教室的桌子并不是像我们传统教室那样横竖对齐的摆放,而是摆出了各种形状。儿子还发现了一个教室的学生居然在一起看动画片,十几个学生正在用投影仪大屏幕观看日本动画片,不知道这上的是什么课?!教室外的大厅虽然有不少学生在学习看书,但安静是这里最大的特点,好像没有人一样,非常适合学习。


怕打扰他们学习,我们逛了一圈便下楼了,楼下是一块大草坪,草坪的周围应该是学校的教学楼、学生活动场所以及学生宿舍。据说国大校园很大,我们也不熟悉,就在这里随便走走。校园里随处可以看到很多学生在学习。行走在国大的校园里,能感受到这里浓浓的学习氛围,看着来来往往各种肤色、充满朝气的大学生,仿佛自己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老门童”和“老司机

下午三点钟,我们回到酒店,准备休息一下,可儿子迫不及待的要去游泳,我只好和儿子又马不停蹄的赶着去游泳了。因为我们入住的酒店在施工,游泳池关闭,但可以坐免费巴士去该酒店集的百乐海景酒店游泳。我和儿子,下楼询问工作人员后得知免费巴士刚走,还需要等五十分钟才能坐下一趟,为了省出时间游泳,我们决定打车过去。


走出酒店大门,驶来一辆商务车,停在酒店门口,车上下来三个人,头对头的围在一起,相互鞠躬,其中一个人上了车,另外两个人往酒店门口走了两步,又相互鞠躬告别。这一幕正好被儿子看见,觉得他们好搞笑。我告诉儿子,这几个是日本人,相互鞠躬,是他们的一种礼节。儿子很惊讶的说“我见到日本人了并问我“日本人是不是好坏的”我说日本人曾经侵略过我们中国,杀了我们很多中国人,他们也侵略过亚洲其他很多国家,包括新加坡。不过,现在中国越来越强大了,日本人已经不敢再侵略我们了。每个国家都有好人和坏人的,没有哪个国家的人都是坏人或者都是坏人。日本人很注重礼节,很有礼貌,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酒店的门口有四个服务生,好像很忙的样子,其中三个年纪较大,另一个是年青的帅哥。他们知道我们要打车,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服务生热情的帮我们叫出租车。这个服务生,估计超过65岁,不会说中文。这应该是我见过的最老的“门童”了。虽然年龄较大,比较瘦,但穿着制服,显得非常精神,工作也很投入。可能当时车少或者过往的出租车都有载客,他在酒店的路边一直没帮我们拦出租车,大概等了十几分钟终于帮我们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华人面孔的老者。“老门童”告诉出租车司机我们要去的地方。

  

上车后,儿子大胆地用英语跟爷爷司机聊天

“Grandpa,do you speak chinese?”

司机爷爷说:“会的,会的!”

“爷爷你多少岁了?”

“我六十六!”

“哇!六十六岁!”儿子大吃一惊。

“我比你少个六,我六岁!”

“是啊,是啊,我六十六了!你才六岁”

…… 

我也不时的加入他们的聊天。从聊天中得知,一般每天的收入三四百元新币,扣除成本,能净赚一两百元新币,每月大概三四千元新币(相当于人民币1.5-2万元)。


新加坡是世界人均寿命最高的国家之一,平均寿命超过83岁,老龄化已经成为新加坡的一个社会问题。新加坡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2岁,由于新加坡对退休人员的福利并不是太好,很多人退休后仍继续参加工作。当然,有些是为了打发时间,有些则是为了增加收入。大多从事服务工作,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六七十岁的服务员。


冬天在新加坡游泳

我们很快就达到了百乐海景酒店,印尼模样的门童,非常热情地过来帮我们开车门。在我的提示下,儿子跟他说了一句“Swimming”,他就明白了我们的来意,一直带我们乘坐电梯直到把我们带到游泳池。游泳池比较大,周围种植了很多花草树木,蓝色的池底,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漂亮,干净而又安静。泳池旁沙滩椅上趟了很多老外,有的在看书,有点在晒太阳,有的在聊天,真正在泳池里游泳的只有两三个人。

 

来新加坡第三天了,儿子终于如愿以偿的在这个“冬天”实现了游泳的愿望,而无需熬过漫长的冬天等到夏天!虽然感觉水悄悄有点凉,但儿子根本管不了这些,在一块范围不大的浅水区尽情的展示他的狗刨式的泳技,还有他引以为豪的潜水技术,并叫让我帮他数数,看看能潜多久。一会儿要我跟他在水里做游戏,一会又要我带着他去深水区游玩……


 

游累了,饿了,在池畔的酒吧,我帮儿子点了一份咖喱鸡饭。在等待上餐的时候,我鼓励儿子跟服务员去用英语对话,儿子也毫不胆怯,用他那有限的几句英语,主动介绍自己了

I come from China

“I am six this year

Do you speak chinese?”

……

 

服务员见儿子用英语跟他说话,非常惊讶,并用英语跟儿子进行对话。本来我们的英语很差劲,加上服务员带印度口音的英语,我和儿子听得似懂非懂。猜测着他大概问了我是不是爸爸?妈妈呢?家里几个人?是中国哪个地方的?但感觉交流很愉快!


能和老外用英语对话,儿子找到了一点点紧张而又兴奋,还说原来外国人说英语也不标准,我们刘老师的英语都比外国人说得标准。我说这个外国人可能是印度人,带有印度口音,没听习惯,可能蛮难听懂。不过语言主要是用来交流的,只要能相互交流,说得不标准也没关系的,只要大胆的说,跟不同的人说,就会越说越标准了。


新加坡河的夜景和美食

儿子吃饱饭以后,已经五点多了,太阳已经晒不到游泳池了,感觉水也越来越凉了。我们便动身返回酒店。返回时,我们终于坐上了免费的巴士。巴士经过克拉码头时,大概六点多了,天还没有暗,但两岸的路灯以及商铺的灯光已经亮起,人头攒动,非常热闹。太阳即将落下,西边天空的晚霞非常的漂亮。儿子很快就在在车上睡着了。回到酒店,我决定去克拉码头逛逛,拍一些日落美景,但必须抓经时间。妻子在酒店休息了一下午,肚子饿了,说要出去吃东西,我就建议大家一起去克拉码头,先看风景,再就近觅食。


于是,我们把儿子叫醒,一起步行前往克拉码头。刚才游泳回来在巴士车上,我已经记住了通往克拉码头的路,便直奔克拉码头。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新加坡河上的哥里门桥(Colemen Bridge)。太阳刚刚落下,晚霞显得更加漂亮。我们站在桥上,下游方向可以看到白色的安德逊桥、金融区大厦群和远处的金沙酒店,上游则是克拉码头,很多游船在河面来回的游弋。灯光、晚霞、波光粼粼的新加坡河,把这克拉码头装扮得格外的美丽。能看到此情此景,很是满足,真是不虚此行。




七点半钟过后,夜幕终于降临,天色越来越暗,很快整个天空被黑暗笼罩,我们开始考虑吃饭了。很快就发现了哥里门桥头就有一家很有名的珍宝海鲜店,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这里生意火爆,门口全是取号排队等位的客人,像流水线一样,一批客人吃完离开,下一批客人立刻坐下点菜。

 

我在排队取号机上登记了信息后拿了一个号,服务员说大概要四十分钟,到时会叫号,也会电话联系。趁这个时间,我往下游方向走。站在拥有108年历史的安德逊桥上,看到下游方向的金融区的大厦,如同一片森林一样伫立在对岸,大厦里的灯似乎全都亮了起来,非常壮观。在这些大厦的对岸,则是具有历史感的政府大厦,古老的建筑与对岸现代化的大厦形成鲜明对比。

 

再往下是一条休闲餐饮酒吧街,因为时间关系,没有继续往下走,我决定吃完饭从这里散步回去。回到珍宝海鲜,又等了十来分钟便有了我们的餐位,不过是跟别人拼桌的,一共三组客人围座一张大桌子。我们点了辣椒螃蟹、清蒸红斑鱼、海鲜炒饭,还有一壶西瓜汁。饭菜份量很足,够三人吃饱。辣椒螃蟹,被称为新加坡的国菜,是这里的招牌菜,很多人慕名而来。我们吃的那只螃蟹,是偏小一点的,但也足足有一斤八两重,味道确实不错,以特制的番茄酱、辣椒为主要配料,味道的确不错。味道酸甜,甜中带辣,最重要的是螃蟹肉非常鲜嫩。唯一的缺点是这道菜太对了,仅仅这只1斤8两的螃蟹,花掉了79新币(折合人民币390元)。




吃饱喝足,我们顺着新加坡河往下走。那条休闲街,依新加坡河岸而建的低矮楼房,都是一些海鲜店、酒吧以及其他各种饭店,很多人在这里用餐或者聊天,来来往往的,也都是老外,印度人、欧美人,华人模样的人反而很少。


 

可能是喝多了西瓜汁,儿子从珍宝海鲜出来,到富尔顿酒店,不足一公里的路程,一共上了三次厕所。新加坡不能随地吐痰,别说随地大小便了。找厕所,就成了必须研究的问题。关于厕所,其实国外已经不说WC了,而是说Washroom Bathroom Restroom或者Toilet。我跟儿子说,谁上厕所谁去问路。儿子把这些单词都记下来,只得自己去问路找厕所。其实很简单,只要跟别人说一句“Ececuse me,然后再说一个厕所的英语单词,他们就会明白你的意思,把厕所的方向指给你了。


们从珍宝海鲜店沿着新加坡河往下游走,经过繁华的酒吧街,来到高楼林立的金融区,这里是亚洲最大、世界第三的金融中心,有三分之一的世界500强公司在这里设立亚洲总部。在华侨银行门口一座非常抽象的雕像吸引了我们。在雕塑的基座上有英文和中文的介绍。原来这是牛顿雕像,说的是牛顿发现了地球吸引力。




在灯火辉煌的富丽顿酒店上了一个厕所,从后面出来穿过加文纳桥,就能看到国家美术馆和圣安德烈大教堂,那里离我们酒店不远。这一趟走下来,把克拉码头、新加坡河、金融中心,还有政府大厦、国家美术馆等都逛了一圈,我们终于非常清楚我们所住酒店的位置和周围环境。


时间不早了,我们直接走回了酒店,好好的休息,明天我们将移师新加坡的狂欢娱乐圣地——圣淘沙,去感受一下圣淘沙的刺激与疯狂。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推荐阅读:

1、新加坡游记(1):万亩高空赏日落

2、新加坡游记(2):暴走新加坡


更多原创,请关注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