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智慧·北欧历史笔记·航行在维京海盗出没的地方之十三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 2019-05-05 12:53:32

所发文章不代表本号的意见,仅作陈列,便于大家批判阅读

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欢迎社会各界朋友来稿!

投稿邮箱 :dongbowhyjy@126.com

东博书院网站网址:www.dongboshuyuan.com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阅读原文”,访问东博书院网络书店,本店利润全部捐献本公益账号

免责声明:东博文化研究院所发部分文章转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东博文化研究院——————

第十三章:人文智慧
说明:18-19世纪爱丁堡平民家庭涌现出众多思想家和科学家,如果离开他们的智慧,人类伟大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将不知推迟多久。爱丁堡人才辈出的原因,与英国资产阶级实力强大,确立君主立宪制度,国家允许有科学发明的平民百姓获得巨大财富和荣誉相关,“知识就是力量”口号为那个时代精神的最好总结。尽管中国社会制度不同,但如何加大对科学等各方面人才物质鼓励和精神嘉奖的力度,恰是中国应学习英国之处。这不是一组旅游性质的图片游记,而是笔者于2017年7月亲历挪威、冰岛、苏格兰等多个维京海盗时期留下重要足迹海岛的北欧历史文化调查笔记。

X


爱丁堡荷里路德宫的花园后面,有一坐状如狮子的死火山,被称为“亚瑟宝座”。
亚瑟王是公元5世纪在今英格兰地区抵抗撒克逊-盎格鲁入侵者的凯尔特人国王,也是基督教圆桌骑士团的首领。他通过12次战役,将撒克逊-盎格鲁侵略者成功地赶出了大不列颠岛,因而成为凯尔特神话传说中的著名大英雄。但历史事实完全相反,是撒克逊-盎格鲁入侵者把凯尔特人全部杀掉或赶出了英格兰地区,所以一贯把古希腊神话当作信使的英国这次无法将亚瑟王故事载入史册。
爱丁堡不属于英格兰而属于苏格兰,也许因为这座死火山的外形有点儿像一只卧躺之狮,亚瑟王是苏格兰凯尔特(皮克特)人的英雄祖先,所以此山才有了“亚瑟宝座”的响亮名字。
 
十八世纪出生于爱丁堡的地质科学家杰姆斯·赫顿(1726—1797年),在“亚瑟宝座”山丘上发现了著名的“赫顿理论”。他勘察到这里火山岩和沉积岩的形成来源于两个不同时期,有些岩石并非受到海水冲击而是火山爆发后形 成的,首次提出了著名的“火成论”,由此人类产生出运动地球的科学观念。
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这毫不起眼的山丘曾经为“赫顿理论”奠定现代地质学基础作出了如此重要的科学贡献!
 
从“亚瑟宝座”山望去,近处是爱丁堡大学,达尔文、大卫·休谟、亚当·斯密、麦克斯韦、亚当·弗格森等诸多影响世界的名人都曾经在这里学习或从事研究;远处是爱丁堡城市的壮观全景,再次令人感受到二百多年前爱丁堡科学文明的先进。
有当地中国留学生介绍,现在的爱丁堡大学文凭很好“混”,花钱上学如同变相买文凭,大学就像卖文凭的商店,2万英镑一个。即便如此,我想这也只能说明如今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教育和科技发展有败落,但并不能掩盖他们曾经有过的教育辉煌时代。
真是搞不明白,一个文字历史远迟于中国的苏格兰民族,提升自我进化水平的速度却如此迅速。爱丁堡人对自然科学的敏感程度,以及对科学理论的思辨能力远超同期中国大清的中华民族,他们应该属于智慧人类中的佼佼者。
古罗马作家伽尤斯·尤利乌斯·凯撒在纪实作品《高卢战记》中批评凯尔特人脾气,说他们“反复无常”、行事“轻率”,却又禁不住称赞他们“原是一个极机灵的民族,最善于模仿和制作别人传去的任何事物”,性格遗传也许就是爱丁堡人成为“智慧人类”的答案。
我想,如今中国人如果用炫耀自己的五千年文明来轻视外来文化,并不一定属于文化自信。真正的中国文化自信是不去纠结于欧洲历史真伪,不是以“模仿和制作别人传去的任何事物”为耻,而是坚守中华民族的传统道义信念,同时学习西方文明的智慧成果,博采众长。

基督教始终是伴随着苏格兰文明成长的精神灵魂。圣吉尔斯大教堂位于爱丁堡旧城王子大街“皇家一英里”的中点,是爱丁堡的基督教主教堂,也是不受行政约束的苏格兰“国家教堂”。
古老的圣吉尔斯大教堂始建于1120年,后毁于大火,现在所见教堂建筑的主要部分是1385年重修的,距今600多年,相当于中国明朝洪武年间的建筑。圣吉尔斯大教堂塔顶造型为苏格兰王冠,是1495年建造的,王冠设计预示教堂在苏格兰的政治地位首屈一指。
 
北京故宫于公元1420年的明代永乐年间建成,可视为与圣吉尔斯大教堂同时代的建筑,中西建筑差异可有一比?虽然故宫建筑堪称世界经典,但至少圣吉尔斯大教堂外观的精美雕塑是有可学之处的。

据查:圣吉尔斯大教堂是苏格兰长老会的权力中心。苏格兰长老会产生于16世纪宗教改革时期,与英国的安立甘宗(普世圣公会)和德意志的路德宗(马丁路德)并称为新教三大主流派别。作为爱丁堡的宗教枢纽,圣吉尔斯大教堂已存在九百年,被看作是全球长老会的母会,其传播之地多出现在英联邦之前的苏格兰殖民地,比如北美、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等。因为中国也有被殖民的历史,所以看到这座大教堂,就禁不住令人想起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
 
天主教最早于公元635年的东罗马帝国时代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当时为唐太宗贞观九年,中国还不是任何国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由于天主教禁止中国信徒祭拜孔子和祖先,所以中国自清朝康熙年间起便禁止天主教传教。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清政府在英国政府的强迫下允许欧洲列强进入中国进行殖民传教,苏格兰长老会和英格兰普世圣公会牧师从香港经广州进入中国,又从厦门进入上海,之后基督教在中华民国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之后的今天迅速发展。当今中国虽然不是殖民时代,但基督教坚信独一真神,有非常强的宗教“组织纪律”,与天人合一、包容宇宙的中华文化背道而驰,更与“无神论”科学思想水火不容。

圣吉尔斯大教堂背后的国会广场是18世纪爱丁堡城市中心集市,即市民的自由贸易市场。国会广场有一座七角形的中心古建筑,上方高高竖立的不是十字架而是口衔苏格兰国旗的独角兽。
神话中的独角兽原本不属于欧洲而来源于《旧约》中的阿拉伯王,是基督教带给苏格兰的宗教文化礼物。传说独角兽生活在古印度大森林中,是一种浑身雪白、美丽而残忍的野兽,经常与猛兽争斗。中世纪欧洲政教合一,独角兽成为权力、高贵和纯洁的象征,同时也是苏格兰某重要时期的王权象征,很早就成为苏格兰历代王国的象征。海盗民族文化的特点是“胸怀全球”、“拿来主义”,比如狮子产生于非洲和亚洲西部,因为特别勇猛好战便被北欧各国王室用于族徽,独角兽同样如此,一点不在乎原本是不是自己国家的动物。

七角形的集市古建筑每一面都有不同徽章:红底盾牌上有三只丹麦维京国徽式样金狮的代表英格兰,白底盾牌上有蓝色交叉的代表苏格兰。
蓝底白交叉是苏格兰的国旗式样,与英格兰合并后英格兰“十字”与苏格兰“交叉”合并,就成了今天的英国米字国旗。
苏格兰国旗上的交叉,象征着苏格兰守护人圣安德烈(基督教创始人彼得之弟)殉道之时所用的X形十字架。传说公元832年苏格兰皮克特人国王安格斯二世作战时遇到不利,突然看见天空中有X形排列,就觉得是圣人安德烈显灵了,便士气大震而转败为胜。这个传说源于丹麦维京人,因为现存最早的苏格兰国旗是1503年的红底白交叉旗,比丹麦迟了284年。丹麦国旗上十字的来源与苏格兰传说几乎一样,只是丹麦国王看见的是一面白色十字的红旗从天而降。由此可见欧洲不同十字形状的国旗都有着相同的历史渊源,谁叫丹麦维京人的国旗创了欧洲之先呢?从苏格兰(英国)国家标志上处处能找到维京文化的蛛丝马迹!

集市古建筑的另一面是蓝底盾牌上有金色竖琴。早在公元3世纪起爱尔兰王国就已使用竖琴作为盾徽了。
竖琴是爱尔兰凯尔特古人发明的最古老的拨弦乐器,盾牌上的蓝色象征天空和海洋。1607年苏格兰和英格兰“共主联盟”时期,正是英国资产阶级“光荣革命”爆发的前夜,共主国王詹姆斯·斯图尔特(玛丽·斯图尔特之子)将其统治扩大到了北爱尔兰,于是竖琴盾徽也代表着北爱尔兰。

集市古建筑另外四面的徽章各不相同,每一枚徽章都暗藏着苏格兰王国的精彩历史故事——
上有皇冠、下有盾牌、两旁有蓟花,是苏格兰独立时的古老国徽。蓟花为苏格兰国花,盾牌中间是一头张牙舞爪站立着的红狮。
苏格兰首次使用红狮族徽的是12世纪阿凯尔德王朝的国王威廉一世。威廉一世是苏格兰国王大卫一世的次孙,爱丁堡里的玛格丽特礼拜堂就是为纪念他的祖奶奶而建造的。日耳曼人金发碧眼,凯尔特人红发碧眼,此人身体强健、一头红发,是典型的凯尔特人形象。因为其族徽是红色站立的雄狮,因此就有了“狮子威廉”的绰号。也许因为多次与挪威维京人作战的缘故,来自挪威国徽的站立雄狮被威廉一世启用,而且世世代代、直至今日都是苏格兰王国徽章。

加盟大英帝国之后的苏格兰国徽十分复杂,上部是皇冠,苏格兰蓟花和英格兰玫瑰分别置于底部两边。左边是白马独角兽拿着蓝底白叉的苏格兰国旗;右边是王冠金狮拿着白底红十字的英格兰国旗。中间盾牌有四组图案,单个的红狮有两组,均代表苏格兰,竖琴代表北爱尔兰,三只金狮代表英格兰。
大英帝国国徽与苏格兰国徽的主要区别是金狮与独角兽的位置左右调换,去掉了苏格兰蓟花和英格兰玫瑰而换成了英格兰玫瑰花战争后的红白玫瑰。从徽章的变化中,可以看出苏格兰(英国)的历史政治风云。

集市古建筑另有两枚徽章代表了苏格兰文化的历史传承:其中一枚是三个红顶皇冠的黑色基督教教堂。教堂两边分别站立着穿天蓝色长袍的牧师和白色独角兽。另一枚徽章盾牌是蓝色大海上的帆船,帆船中间坐着一个人,下面写着格言“持之以恒”。欧洲的日耳曼民族极具耐心,颇具愚公移山精神,经常用几百年时间遵循原设计而建造一座教堂,持之以恒是他们最优秀的文化品格。

这徽章上的帆船图案2天前我在柯克沃尔教堂的维京壁画上见过,也在帕特里克·斯图尔特伯爵的皇家族徽中见过,这次居然在爱丁堡这么重要的集市古建筑上再次相见,苏格兰王室的历史文化传承一目了然。
 
爱丁堡圣吉尔斯大教堂正门前方有一尊裸腿穿着皱褶披风的人物铜像,据说是苏格兰十八世纪启蒙运动以及西方哲学史中最重要的人物大卫·休谟 (1711— 1776年)。出生于爱丁堡的大卫·休谟既是哲学家也是历史学家,写下了哲学论著《人性论》,同时也是《英格兰史》的作者。我对欧洲的信史古籍孤陋寡闻,只知道大卫·休谟的《英格兰史》是英格兰史学界的基础著作。
 
奇怪的是,苏格兰雕塑家为何要给大卫·休谟铜像穿上暴露出大小腿的古希腊服装?古希腊(公元前600—146年)群岛气候温暖,哪里会像爱丁堡这般寒冷?假如18世纪末大卫·休谟果真穿过这种服装,即便在盛夏也会被冻病。除非大卫·休谟一直生活在希腊小岛,否则如此“拖拽”古希腊文明而忽略爱丁堡气候常识,会闹出笑话的。

行走在风景如画的王子大道,一座座历史名人塑像扑面而来。爱丁堡与其他欧洲国家专爱给国王立铜像不同,现代名人塑像的数量远远超过古代帝王。
王子大道的核心建筑是建于1844年的沃尔特·司各特(1771—1832年)纪念塔。此纪念塔十分精美,醒目地坐落在交通繁忙的王子大道主干道正中,成为爱丁堡新城和老城的分界。司各特是欧洲历史小说的创始人,也是苏格兰人智慧的骄傲,所以爱丁堡政府给他了如此巨大的排场和荣誉。
 
司各特纪念塔距离地面达六十多米,相当于20多层的高楼大厦,为经典的哥特式建筑。四座小尖塔托举中心高耸的塔尖,那些精灵剔透、错落有致的大小尖顶,以及经风雨侵蚀而变成黑褐色的砂岩塔身,颇有点儿小壮观大精美的意思,远远看去很容易产生错觉,以为是一座古老的哥特式教堂。

纪念塔底部四周是无墙的尖角拱门,正中端坐司各特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司各特身穿长袍,身边卧着他的爱犬。他作品中的64位主人公都被做成了雕塑,环绕在高高的塔身之上。
突然羡慕司各特。因为中国早在13世纪的元代就出现了第一部历史小说《三国志评话》,比司各特的历史小说《威弗利》整整提前了5个世纪,可至今作者是谁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给小说家、文学家建造雕像。而欧洲资本主义文明虽为后起之秀,却比中国几千封建社会更加看重文学对人类精神世界的影响,更加了解历史小说的巨大舆论作用,从来不相信有脱离时代和政治的纯文学存在……
 
位于“皇家一英里”道口的是著名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1723—1790年),其铜像建于2008年。
亚当·斯密是地道的爱丁堡人、苏格兰律师,他撰写的《富国论》,为整个大英帝国的崛起奠定了经济学理论基础,影响极为深远。据说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也可视为是对亚当·斯密经典经济学理论的继续,不知真假。
 
其实,王子大街雕塑最令我感动的并非上述那些名震天下的学者,而是名不见经传的詹姆斯·布雷德伍德(1800-1861年)。詹姆斯·布雷德伍德铜像安放在圣吉尔斯大教堂背后的爱丁堡国会广场,他是世界消防系统的发明人。

詹姆斯·布雷德伍德是苏格兰普通木匠家庭的儿子,多亏他发明了消防服务系统,19世纪的爱丁堡才有幸成为英国解决消防问题的第一座城市。布雷德伍德被任命为爱丁堡“消防队长”的时候只有23岁,在个人防护装置尚未发明的年代他就开创了职业消防制度,成为现代消防火场战术的建立者,被尊为英国消防之父。
1861年6月22日,伦敦发生了一场时间长达两天的重大火灾。61岁的布雷德伍德指挥灭火,不顾安危前去现场解决问题,途经窄巷竟死于墙体的突然倒塌。大火熄灭之后伦敦市民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送葬队伍长达1.5英里,当时商店关闭,教堂的钟声敲响了一整天,这是英国国王葬礼才有的礼遇……
布雷德伍德瘦小的身躯矗立在大理石圆柱之上。他脚上穿着长筒皮靴,身上穿着当时的消防制服,左手拿着圆形大沿消防帽,右手握着一把消防车钥匙,双目坚定地视向前方,没有一丝恐惧。
我对詹姆斯·布雷德伍德十分崇敬,更对英国资本主义文化感到唏嘘。伦敦能以国葬表彰一名消防队长对社会的牺牲精神,爱丁堡能在国会广场为一名木匠的儿子、普通消防工作者塑造铜像,会让一代又一代爱丁堡民众记住什么才是平等、自由、公正,并自觉捍卫为社会公众利益而牺牲个人的苏格兰民族英雄文化。当然,所谓平等、自由、公正只适用于英国国内,对英殖民地无效。

我来到爱丁堡旅游后才知道,在18-19世纪的100多年里,苏格兰简直群星璀璨,从平民家庭中涌现出众多思想家和科学家。创作《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作家阿瑟·柯南·道尔(1859—1930年)出生于爱丁堡,就连发明蒸汽机的詹姆斯·瓦特(公元 1736—1819年)也是苏格兰人。我深感震惊:人类世界如果离开了苏格兰爱丁堡人的智慧,伟大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将不知推迟多少年!

我一直在思考爱丁堡人才辈出的原因,这当然与英殖民地所带来的极度资金财富相关,也与资产阶级因经济实力强大而登上政治舞台,确立了君主立宪制度直接相关。打破旧的权贵利益分配制度,给无数有真才实学的平民百姓以出人头地的机会,允许科学发明者获得巨大的个人财富,并由国家给予各方面人才树碑立传的最高荣誉,“知识就是力量”口号为那个时代精神的总结……

我想,尽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与爱丁堡的自由资本主义经济基础有本质不同,英国的民主宪政不一定适合由一党代表全民利益的集权中国,但国家对科学、技术、经济、文化等各方面人才给予巨大物质鼓励和精神嘉奖,其力度是完全可以再加大的,这恰恰是“官本位”传统文化严重的集权中国最应该与“国际接轨”之处。这也是把符合第三次或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精神的“洋为中用”落到实处,这方面中国应该向英国学习!
(文:平子;摄影:平子 林风)2017.12.29.


感谢您的赞赏!


点击页面底部蓝色字 “阅读原文” ,访问东博书院网店。

本网店为公益性质,谢绝商业合作,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维护本公众号运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