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新加坡美术馆馆长陈文辉上任亚洲协会博物馆馆长,上任首个重大项目亚洲协会60周年盛典

选择Choices 2018-12-04 14:47:45

亚洲协会于 2015 年 8 月 24 日宣布陈文辉(Tan Boon Hui)出任亚洲协会全球文化艺术事务副会长兼亚洲协会博物馆馆长。

陈文辉(Tan Boon Hui),现年45岁,2009年起出任新加坡美术馆馆长一职。

过去十多年里,陈文辉一直是亚洲⽂化艺术圈的⼀位领袖,并在2009年开始担任新加坡美术馆(Singapore Art Museum)馆长。2015 年 5 月 2 日,新加坡美术馆宣布陈文辉将在 2015 年 7 月 1 日离任,而新加坡美术馆也在 7 月初宣布由 Susie Lingham(英国University of Sussex的哲学博士,同时也是一名艺术家)接任成为新加坡美术馆第三任馆长,陈文辉在离职时表示,“我留给新加坡美术馆,最好的东南亚当代艺术收藏。”

陈文辉是从超过 100 位应聘亚洲协会博物馆馆长的候选人中最后脱颖而出的。他将领导亚洲协会的全球⽂化艺术活动并负责亚洲协会博物馆广受赞誉的藏品,这其中包括“约翰·洛克菲勒三世夫妇亚洲传统艺术收藏”和囊括众多亚洲和亚裔艺术家的摄影和新媒体作品的“亚洲协会当代艺术收藏”,策划一大批有影响力、学术性强、备受瞩目的艺术展览和亚洲协会一向杰出的表演艺术、电影、文化等方面的各类活动,推进亚洲协会开创的“亚洲艺术及博物馆网络”及“亚洲艺术及博物馆峰会”,以及即将到来的 2016 年亚洲协会 60 周年庆典。

亚洲协会长施静书⼥士(Josette Sheeran)

“我们非常欣喜地欢迎陈⽂辉加⼊亚洲协会的全球团队”,亚洲协会长施静书⼥士(Josette Sheeran)说:“他将给亚洲协会60年来在亚洲文化、艺术领域的积累和沉淀带来独特的想象力和富有创造性的领导⼒。陈先生是来自亚洲的⼀位杰出⼈才代表。他的才华和他在亚洲艺术界20多年的专业经历将激起纽约及全球范围的艺术人士对新崛起的亚洲艺术有更多的认识与了解。 ”

陈文辉还将负责推动“亚洲艺术及博物馆⽹络”的建设。亚洲协会目标将该“网络”打造成为⼀个供艺术机构、艺术家以及公众合作交流的国际平台。该平台将促进来⾃多文化背景的参与⽅在项⽬上进行合作,彼此互相借鉴并达成最佳实践,在逐渐形成⼀套认知体系后,成为关键作用,提升与增进⼈们对亚洲艺术的认知。

我很⾼兴能够加入亚洲协会”,陈文辉表示。 “有机会用艺术和文化的镜头,来探索亚洲、亚洲艺术家及亚裔艺术家所关注的理念和问题是着实令⼈兴奋的。我也很⾃豪能够加⼊一个在亚洲负有如此深厚历史和声望的机构。”

陈文辉将于2015年12月接替佩吉·劳尔(Peggy Loar)正式履行他在亚洲协会的职务。佩吉·劳尔从2014年至2015年出任亚洲协会全球⽂化艺术代副会长及亚洲协会博物馆代理馆长。佩吉·劳尔说:“亚洲协会是一个非凡的组织,是一个为艺术理念而活跃的胜地。陈文辉踏进这个⾓色是一个完美的选择。在这⾥,他可以探索如何融合艺术,⽂化和理念,并巧妙地将卓有见识的古今艺术家和思想家与当今世界联系起来。”

奈良美智的个展“Nobody’s Fool”在亚洲协会博物馆展出现场,2010年9月至2011年1月。图片:Davis Thompson-Moss

在上任的消息公布前,陈文辉与 Asia Blog 进行了对话,聊一聊他在新加坡国家文物局、新加坡美术馆工作期间,对当今艺术世界的研究工作的进展情况,以及他在亚洲协会工作对亚洲艺术与文化的愿景。


Q
&
A
Asia Blog:就您目前职业状况而言,您为什么觉得自己最适合全球艺术与文化项目副总裁及亚洲协会美术馆这个职位呢?
陈文辉:我认同作为一个国际组织的亚洲协会在现阶段对于未来的设想,因为我相信,在历史的这个时刻下,艺术和文化能最好地让人们与社会产生联系。在我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里,我参与过亚洲的戏剧、电影和视觉艺术项目。我认为这个新角色提供给我一个非常棒的机会,将所有这些有趣的事情联系在一起。文化表现形式的界限划分通常是模糊的,需要在我们当今这个模棱两可与不确定的时代予以超越。我也感到非常兴奋,能与来自政策、商业和教育领域值得尊敬的各位同仁一起工作,因为我相信人们努力跨越所有这些领域,进行积极交流是有价值的。

Asia Blog:在新加坡期间,您最骄傲的工作成就是什么呢?为什么?
陈文辉:对我这样一个对美术馆充满毕生热情的人来说,最骄傲的就是,我几乎从零开始创建了两个美术馆收藏。第一个是东南亚的黄金珠宝收藏,这些藏品就广度和深度来说,可以与欧洲美术馆(比如Musée du quai Branly)那些影响深远的藏品相媲美。第二个就是东南亚当代艺术收藏。我们在市场增强机构收藏难度之前,用不到三年的时间迅速地收集了约 400 件藏品。

然后就是我坚持以团体策展模式对 2013 年新加坡双年展进行策划。它让我们了解了一些亚洲范围内当前艺术创作轨迹。有 50 万名访客参观了双年展,我们引荐了很棒的艺术家,如 Toni Kanwa。在此之前,不论是商业画廊,还是在双年展,他的名字并不为人所知。

最近,作为艺术总监,我花了三年多的时间筹办了为期三个月的“法国-新加坡文化艺术”(Singapour en France-le festival),这是在国际上最大规模的一次集中展示新加坡的视觉、表演、电影、设计和文学艺术的活动,吸引超过 30 万人前来参与,其中包括了法国的独立策展人和供职于机构的策展人,通过我们的展示,他们对新加坡和东南亚艺术有了一定的认知与好奇。

在由陈文辉主导的 2013 年新加坡双年展上,来自印尼的艺术家 Toni Kanwa 受双年展委托,制作并呈现了由 1000 个针状的迷你木雕组成的作品《生命的宇宙学》(Cosmology of Life)。

Asia Blog: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您觉得美术馆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尤其是和亚洲相关的部分?在您看来,这些变化好还是坏呢?
陈文辉:缺乏完整成熟的艺术生态系统、强大且财力充足的机构,仍然是亚洲艺术和文化发展的最大挑战。从很多方面来说,私人收藏家和外部资助项目(很多来自欧美)已经介入以填补空白,但这还不够。只有少量私人艺术馆能在创始人和国外项目资助到期后维持生存。市场的力量已参与进来,帮助维持营利与投资,但市场不应该是唯一的驱动力,而且我们看到它已经影响到了艺术的创作。

Asia Blog:从新加坡搬到纽约艺术汇集地,您要面临最大挑战将是什么呢?为了亚洲协会的艺术和文化项目,您将如何参入其中?
陈文辉:我的确相信我们只有站在全球的视野,才可以更好地理解当代艺术。一个人所处的观察事物的角度更为重要,而不是具体地与某种艺术家、艺术界靠得更近。在这个意义上,对文化人士来说,纽约是 21 世纪里最特别的地方之一。这里存在着某种无限的可能性,一个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重新定义这个世界,而不会受限于自己的地域身世和历史背景。或许现在这么说仍然为时过早,不过我的感触是这个城市在思想、价值观、生活模式的交流与重铸方面起到连结的作用,可以成为亚洲协会艺术规划的重点研究方向。现在看来,2013 年时,我提出的新加坡双年展标题“如果世界会改变”有那么点预言性!


孙逊/一场革命中还未来得及定义的行为/木板雕刻/30x42 cm/2011
图片:香格纳画廊


Asia Blog:2016 年亚洲协会将庆祝成立 60 周年。再此后的 60 年,亚洲协会博物馆需要做哪些与艺术和文化界相关的事情呢?
陈文辉:在中国文化里,一个人过 60 岁生日时,应大肆庆祝一番。活到 60 岁意味着你已经活了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亚洲协会曾有杰出领袖带领亚洲走到美国人家门口,使亚洲形象印入美国人心中。我的上一任馆长招颖思(Melissa Chiu)在一篇采访中曾说过,不会再有什么“Asia 101”(亚洲协会教育部门下属栏目,介绍关于亚洲的有趣资讯信息,大概就是给西方人看的《关于亚洲你不可不知道的101件事》)了,她说的非常对。洛克菲勒先生在 60 年前成立了亚洲协会,他那时所描绘的世界,如今已成为了现实。亚洲已然崛起,是全球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我认为这是亚洲协会的下一个 60 年的起始点,我们需要继续努力,为已取得的成绩添砖加瓦,并憧憬下一个甲子。

我最初的感觉是艺术规划不仅可以以分立存在的形式看待亚洲,而且还要超越这点,以现有文化实践的联系、交流碰撞在更大的亚洲范围内进行推动的角度看待亚洲。就文化来说,各种类型的文化规划和社会政策、教育之间更为清晰的对话似乎可成为调查研究的范围。


Teamlab/Crows are chased and the chasing crows are destined to be chased as well, Division in Perspective - Light in Dark /数码装置/3分40秒/2014

图片:pacegallery.com


Asia Blog:最后,我们应该密切留意哪3位亚洲艺术家呢?您喜欢他们作品的什么呢?
陈文辉: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我喜欢的艺术家很多。我发现中国艺术家孙逊(1980 - )非常有趣。他运用素描和木刻版画的方式创作出古怪的木刻动画片和绘画作品,展示出惊人的天赋,让作品充满创造力的同时又留有克制。他总有办法把自己的意象从无序的边缘拉回来。

在新媒体方面,日本艺术团体 Teamlab 迸发出非凡的创造力。我欣赏他们不依赖于像素和灯光,而进行纯粹诗歌创作的能力。不像很多新媒体作品那样,参观者在看到他们的作品时,尤其是他们的装置作品,会产生强烈的感情共鸣。他们最棒的作品是他们对于过去事物与意象的响应,比如他们在 2013 年新加坡双年展上创作的作品,正是他们对于日本历史绘画中某一流派的回应。

我还喜欢罗子涵(Loo Zihan,1983- ,同性恋艺术家兼电影导演),他是新加坡艺术家。他的作品往往包含着细致的创作想法。他横跨使用多种媒介,但主要还是运用文献或纪录的方式进行创作,他的每一个项目常试图显露出艺术家与社会文化背景之间的联系,揭示那些可见或不可见的力量。他可能是我近几年中碰见过的最大胆的艺术家了,他的创作发展值得期待。



罗子涵/Cane/行为表演现场/2012



关于陈文辉(Tan Boon Hui)

1970 出生,作为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主管,博物馆及文化项⽬的副局长,负责管理和开发国家文物局下属机构的众多展出及公众活动。这其中包括新加坡国家博物院、亚洲文明博馆、土生华⼈博物馆、马来文化遗产中心。近期他还担任了“法国新加坡节”的艺术总监,通过跨学科的手段展现新加坡和东南亚的文化艺术和历史。

自从 2009 年起出任新加坡美术馆馆长后,陈文辉领导他的团队建设了东南亚最大的公共现代艺术藏品。由他策展的主要活动还有新加坡国⽴博物院的“夜节”、“⼉童季”、2011 年新加坡双年展。由他策划并主导的 2013 年新加坡双年展吸引了 50 多万访客。陈先生还负责管理了第 50 届威尼斯双年展的新加坡馆。他与全世界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有合作关系,项⽬目遍及新西兰、爱尔兰、墨西哥、英国和法国。

同时,陈文辉也是国际双年展协会的创始董事会成员。该协会成⽴立于 2014 年,以传播有关世界各地双年展的知识、实践、策展和创作为宗旨。

总部位于纽约的亚洲协会在亚太地区各地均设有办事处

关于亚洲协会博物馆

亚洲协会博物馆⽴足于呈现在北美前所未闻的艺术品和展览。博物馆负有盛名的永久藏品乃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夫妇生前托付,其中不乏传世杰作。

20 世纪 90 年代初,亚洲协会博物馆成为美国第⼀批展出亚洲当代艺术品的机构之一。2003 亚协博物馆设立了亚洲当代艺术收藏计划 ,通过展出和多种公众教育活动,亚洲协会为传统、现代和当代艺术的问题和观点提供平台。近年来,博物馆举办了包括白南准、奈良美智、艾未未、林天苗、王功新、杨福东在内的亚洲当代艺术家个展,以及多次亚洲协会馆藏亚洲当代作品群展。

关于亚洲协会

1956年由洛克菲勒家族的约翰·D·洛克菲勒创办的国际性、以公共教育为目的的非营利机构,总部位于纽约,在⾹港和休斯顿设有⽂化中心和展出场地,在洛杉矶、马尼拉、孟买、旧⾦山、首尔、上海、悉尼和华盛顿特区设有办事处。

作为美国和亚太区最具影响力的亚洲政策研究及教育文化机构,其宗旨在于促进美国与亚洲之间的民间交流,增进美国及亚太地区民众、领袖和机构之间的相互了解。 亚洲协会致力于在政策、商业、教育、文化和艺术等诸多领域加强对话、鼓励创新、促进合作,以共同应对挑战,共享繁荣未来。


翻译 · 韩雯

编辑 · 选择 urChoices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选择,亚洲新势力

选择,urChoices


通过选择



得到关于艺术的信息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