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游学之收获与反思——倪元颖

上实骐骥中队 2018-12-07 13:25:35

游学之“游”


参观"南洋理工大学"

        飞机降落到机场第一眼,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抹绿色。在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上,几丛松树挺立,从大落地窗中透出来的阳光也仿佛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无论是商场还是学校,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到处可见葱郁的树木。我想这才是上海这座“魔都”与新加坡“花园城市”之间最大的差异:我们在点石成金的魔力中,是不是忘了自己来自何处,又终要去往哪里。

        第一天的游程并不多,主要就是布置宿舍。忙碌之余,我们乘机乘船游览新加坡夜景。与上海不同,热闹的广场上不是高高的路灯,而是各种五光十色的彩灯;中央的街景不是寓意深厚的青铜雕塑,而是一个交互性的小喷水池;建筑不是与世隔绝的玻璃房,而是风格迥异的酒吧和小木屋。灯光停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时不时有水花沾湿了衣裤,动感的音乐在炎热的夏夜回响,这时你才真正意识到你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它把每一个客人当成亲人,以低矮的姿态邀请你加入这片喧闹的乐章。

新加坡夜景

        第二天的安排比较紧凑:先是去了海洋馆,重头戏是新加坡国家博物馆。具体的展览和展品都记不大清楚了,但是两个场景让我记忆犹新:第一个是进馆时碰巧遇见的一个合唱团演唱。演唱的内容十分肃穆,曲调庄严,令我惊讶的是现场的一片肃静。只是在大厅里的一场表演,没有固定座位,没有门票,没有秩序维护,没有纪律要求,现场不到100名观众却表现出惊人的安静。哪怕有人驻足,有人离去,有小孩,有老人,他们以无声来表达对表演者最大的尊重。第二个是展厅的主题:上海,乃至中国,大部分有代表性的博物馆都是历史博物馆,就以上海博物馆为例。上下五千年,藏品十分丰厚,可是偌大的博物馆,只有前世,没有今生。在新加坡的博物馆中,有现代生活的展厅,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新加坡太年轻,可是什么时候,历史的金银珠宝遮住了我们向前看的目光?

        去完博物馆又去了新加坡滨海湾花园,出于既然来了就别白来的心理,我掏出8新币买了一张上天空走廊的门票,更吸引我的是这个小细节:入口一侧有工作人员按电梯并挨个放行,但在出口处的电梯却是大家自己按自己乘的。每一个人都有条不紊的排队,没有一个人插队,没有人挤电梯。直到到了地面,我才真正理解为什么公园里的喷泉可以随意戏水,为什么博物馆中的展品甚至没有玻璃罩,当你值得自由,你自然会拥有自由。

空中走廊

        最后讲讲同一天去的夜间野生动物园。大多数的动物园,是人看笼子里的动物,少数野生动物园,是笼子里的人看动物;是我们自己在人和动物之间加上了一道铁笼子。在夜间野生动物园,素食的动物就在离你几米之遥,它要是心情好,可以上来和你“握握手”;肉食的动物离你隔了一条深沟,虽然它一样跳不过来,但总比隔着墙好上许多。我想,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撤下那道铁栏,把大自然迎进你的家。

        第三天,是去的环球影城。印象最深的是下午三点那一场准时的大雨。当时我们正在玩漂流,雨伞并不允许撑开,结果毫无悬念被全身淋湿。终于回到室内,我们匆匆忙忙打起伞,走出去,虽然粘着湿哒哒的衣服,但是有伞总比在路上匆忙奔跑好得多。原来生活的重击真正的威力大小并不取决于它的力度,而是我们是否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在雨中散步的我们忽然看到一个不同的景象,一个青春年华的少女,在雨中闲庭信步,即使没有伞也悠然自得,或许她比我们这些不怕下雨的更快乐些。如果没有准备去保护自己,在滂沱大雨中,接纳的姿态就是光明。



游学之“学”

新加坡安德逊中学

        整个旅程的第四天,我们终于到了安德逊中学。环境和招待设施自然是不用说,不一会儿,小伙伴们就热情的把我们迎到了座位上。第一节课是生物课,这对于我们来说,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老师新加坡式的发音,都是一种挑战。刚上课,我就接近放弃了,晕乎乎的听天书。上到一半,我的小姐姐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没上过生物也可以听听看呀!”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PPT上的文字的帮助下,竟然能够理顺其中的逻辑,津津有味地听下去。原来成不成功只关乎尝没尝试过。


        我就这样磕磕绊绊地听了下去,不知不觉到了CCA课程,或许是抱有一线希望遇到一次轰轰烈烈的顿悟,我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向来最差的排球项目。虽然并没有如愿以偿完成能力的飞跃,但是在不知疲倦的奔跑中,我收获到一种意料之外的满足。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喘气,可以放松微笑到僵硬的肌肉,我想这才是运动的真实意义,在精疲力竭的过程中释放心灵的压力,找回最放松的那个自我。



        但是无论新加坡多么好,多么舒适,多么清新,下飞机的一瞬间,我还是选择忘了千里之外那湛蓝的天空而投入上海中度污染的怀抱:家还是家。


参加此次交流的中二(2)班同学


        感谢于敏老师提供照片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