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基辅到敖德萨,走入神秘的乌克兰

乌克兰原装进口葵花油 2019-06-17 13:57:01



我不记得是在何时第一次看到乌克兰这个名字,也许是在某本苏俄小说上,也许是在某本世界大战史上吧。对大多数欧洲以外的人而言,这是个陌生的国家。黑海、第聂伯河、大草原和喀尔巴阡山定义了乌克兰,十几个世纪里,接踵而至的诸多王国、帝国在这片欧洲最肥沃的土地上留下了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名字。波谲云诡的国际政治让乌克兰在最近一两年又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尽管以这种方式吸引眼球,并不是乌克兰人所愿意的。



寻找巴别尔的敖德萨


蔚蓝的海。人们在海边钓鱼,晒日光浴,拍婚纱照,唱歌。这时候你会奇怪为什么如此欢乐的大海的名字是黑海。


在市政厅前的海滨大道上走一段,你就明白敖德萨在乌克兰绝对是一个异数——它是叶卡捷琳娜大帝时代完全按照建筑师的设计建立起来的城市,所以毫不奇怪它有棋盘一样干净规整的街区。法国大革命后,许多法国人、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来到这里,生活在这个他们心目中“理想城市”。事实上城市的第一和第二任总督都是法国人。这也是个自由的城市,不同种族、不同信仰的人都能在敖德萨和平相处,找到人生的归宿。即使在其他欧洲国家备受歧视的犹太人,敖德萨也张开了温暖的怀抱。有关敖德萨老城居民最有名的一个传说就是:某个院子曾经住过来自不同国家的30多个人,他们用20几种语言交流。我还真找到了这个院落,人们在那里一如既往平静生活。


许多人是从爱森斯坦的电影《战舰波将金号》认识了敖德萨。那段已被奉为蒙太奇运用经典的敖德萨阶梯令人永生难忘。从阶梯顶上往下走,我只会看到横亘在前的高架桥、港口、一个老式酒店,平淡无奇。


我走过夜幕下的Derybasivs’ka大街。我看到街心花园依然热闹,市民们在亭子下悠然自得地舞蹈;街头艺人们泰然自若表演着杂耍,少女骑着高头大马在身后跑过;关闭的集市空空荡荡,只有理发馆里师傅和顾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饱经劫难的司帕索-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大教堂(Spaso-Preobrazhensky Cathedral)灯火通明。这就是我寻找的敖德萨。





笼罩在咖啡、巧克力香甜味里的利沃夫


从基辅坐5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利沃夫。这个小城离乌克兰和波兰边境只有70公里,始建于基辅罗斯时期,在此后一千年间也先后被立陶宛公国、波兰王国、奥匈帝国统治过。在这里几乎可以看到欧洲和近东各地的建筑式样——因为意大利人、德国人、希腊人、犹太人、亚美尼亚人和土耳其人都曾是慕名投奔利沃夫的商人与移民人群中的一员。利沃夫仍然保留了中世纪城市的经典样式——以市政厅所在的市集广场(Market Square)为中心,各大教堂、街道和商业区、居民区簇拥在四周一圈圈展开。


“利沃夫的手工巧克力不输于任何瑞士或比利时巧克力,”利沃夫手工巧克力店(Liviv Handmade Chocalate)的巧克力师傅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因为原料、工艺都没什么区别。”在这家巧克力作坊,我不但又看见了可怜的普京先生(我很好奇谁有那么好牙口去啃他的巧克力脑袋呢?),还看到了绝无仅有的印度“爱经”巧克力——当然因为少儿不宜,它是被藏在一个小箱子里的。在漂亮的顶层阁楼小坐一会,咀嚼几块纯度70%的黑巧克力,喝一杯浓烈的美式咖啡,这才是经典利沃夫式甜蜜生活的享受方式。



据说正是出身利沃夫的贵族Yuriy-Franz Kulchytskyi在1680年代把咖啡带往欧洲,并首先在维也纳开启了后来席卷世界的咖啡馆时代。在利沃夫,数量众多的咖啡馆仍然是悠闲生活的体现——多少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来到这里,就是想独享一个下午无人打扰的咖啡时光?什么也不做,就是靠在街边的椅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





基辅:“万物开始的城市”


乘船在第聂伯河上游玩是了解基辅的最美好方式。老城被翁郁的树林所覆盖,62米高的“祖国-母亲”雕像在绿色山丘上傲然闪耀着银光,而一众修道院或教堂的洋葱顶则会在夕阳沉下时勾勒出油画般的剪影。偶尔有帆船轻捷地在河面上滑过,而长着芦苇的河岸后面零零星星露出几幢别墅的漂亮屋角。这时候要站到船头或船尾,吹吹湿润的风,抽根烟,等待天上浓云骤聚,降下一场急雨,然后再安心凝望第聂伯河上那些转瞬即逝的彩虹。


乌克兰人喜欢把基辅称为“万物开始的城市”。没错,这里是“城市之母”、强大的基辅罗斯的都城所在。瓦良格人奥列格于公元9世纪中叶成为基辅大公,统一东斯拉夫各部,建立了罗斯公国。与中欧和西欧星罗棋布的城镇相比,基辅和弗拉基米尔是黑海以北出现的仅有的两个繁荣都市。



安德烈斜坡是基辅城中另一个吸引人的所在。从圣安德烈教堂(St Andrew’s Church)开始的一长段斜坡在过去的岁月曾是众多俄罗斯和乌克兰文学家、艺术家聚集之地。据说列维坦、契诃夫和波烈诺夫都是这里的常客。现在,它虽被各种古董店、旅游纪念品商铺、餐厅和咖啡馆占据,但仍然值得专门前往拜访。旧地图、苏联时期的海报、军帽、望远镜和冰箱贴是地摊上常见的物品,但也有些意外的令人啼笑皆非的东西。



“基辅欢迎来自全世界的旅行者,”富有传奇色彩的维塔里•克里琴科担任基辅市长后,力图把旅游业作为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克里琴科兄弟博物馆(Klitschko Brothers Museum)展示了这位前世界拳王和他弟弟在拳击事业上取得的赫赫战绩。作为政坛黑马,克里琴科正给基辅带来新希望。事实上,基辅并不缺乏吸引旅行者的资源,除了像圣索菲亚和佩彻尔斯克那样的世界文化遗产,像基辅罗斯公园那样的古代历史复原景点,还有Equides马术俱乐部那种可以提供奢侈旅行服务的场所——在这个2平方公里的马场里,你既能学习基本的骑马技巧,也可以学习竞速、跨越障碍等高级马术。


乌克兰美食也是基辅的名片。乌克兰美食虽不比法国菜或意大利菜丰富,但“面包+红菜汤+猪肉+伏特加”的四合一经典菜肴也足以让最挑剔的美食家捧腹称快。在Mamaeva Sloboda民俗村,除了对传说中的哥萨克传统生活做了一番深入探索,我还在一群美丽村姑的合唱中美美享用了一次哥萨克式大餐。安德烈斜坡上的Kanapa饭店也有最好的乌克兰传统美食,这家店坐拥满目青翠的公园风景,让人赏心悦目。这里同时还出售各种艺术家的手工艺术品,以及当地传统纺织品(大堂里就摆着一张手工织机)。Oxota餐厅走的却是亚洲风,我在布置着中国式屏风、西藏老式雕花木柜的店堂里尝到了日本寿司、中国烤鸭和东南亚料理。重要的是,Oxota的开放式厨房是可以进去看大厨怎样给你做菜的!另类的东方情调则非“佛陀吧”(Buddha Bar)莫属——你能想象在一尊全尺寸大佛慈祥目光的注视下,心安理得地喝酒吃肉,旁边还全是粉红色的灯光吗?我在Khutir Savky农庄度过的半天倒是让人时常回味,不但尝到了土生土长的乌克兰农家菜,喝到了醇厚无比的自酿酒,还可以亲手试试在磨盘上手工磨面,或者对着满院子的香草野花鼓风开炉,挥锤锻铁。




乌克兰原装进口葵花油

About Me

欧洲销量领先食用油品牌乌克兰非转基因葵花油!原装进口

门店地址:金华市东莱路泰地世锦园26幢-07号商铺

联系人:林女士  18857905218

门店地址:永康市城南路165号

联系人:李先生  13605898118



更多乌克兰进口商品

只在乌克兰原装进口葵花油平台

蜜蜡耳环、菲尔达葵花籽油、

高油酸葵花籽油、蜜蜡


友情链接